伏梦

前阵子感冒了,不算严重。期间去过趟医院打针吃药。

那天是周五,请了一天假,下午回家后吃完药。就觉的特别的困,可能是前几天实在没有睡好,也可能是药效起的作用。这一觉睡了有个9小时。

这之间做了一个梦,算是噩梦。但没有突然的惊醒,浑身冷汗。只感觉睡了好久好久,醒后觉的浑身无力。

但这个梦却莹莹沥沥。它是一个故事,不知道是从前哪里看的小说还是哪部电影中留下的碎念。所以,我决定将它稍加改动记录下来:

一个女孩,外衣深黑色针织衫,里面穿着一件白色衬衫,红色格子百褶裙,柔柔弱弱的印象。在一家咖啡店中,靠窗的位置坐着,像是在完成学业。

突然电话响了,应该是一位好友的来电。女孩说:「不知道哦,挺久没联系了,可能不喜欢我了。打算用这种方式分手吧」。

没一会就挂了电话,女孩看了会窗外。用力的咳嗽了几下,从包里拿出了一瓶感冒药,看来也是重感冒,倒了两颗药出来,胶囊状的,瓶子上像是写着女孩的名字。拿起桌子上的水杯服了下去。

不久,女孩起身准备离开,拿起桌子上的书籍和文件。出了咖啡店。像是去往家的路上,路上的风景似曾相识。有一颗无花果树攀出围墙,果子红红郁郁,似血似肉。

女孩到了住处,习惯性的打开楼道门口的信箱,检查是否有来信。翻开信箱盖子,里面一封白色信封静静的躺在黑色的信盒中。女孩邹了下眉头,像是疑问。拿起信封翻看了一下,两面都是空白一片,没有署名,没有地址,没有邮编,是一封匿名信。

女孩撕开信封,里面只有一张照片。拿起一看,顿时被吓了一跳,照片也被抖到了地上。地面上的照片中是一个人被烧死的照片,只有上半身,却血肉模糊,狰狞发呕。照片随着画面一步一步放大。(我也吓死了)

画面一转,女孩在家中打着电话:「不会是恶作剧吧,太变态了。本来最近重感冒难受的要死,还有那么多门毕业考试要准备。烦死了」「有点害怕唉,要不报警吧?但是这些估计最多也就立个案」「哎呀,真的和他挺久没联系了,估计想用这种方式逼我先提出分手,他不理我,我也不理他,哼」「好呀,好呀,现在我就过去,在这今晚我肯定睡不着」。

第二天早上,女孩和好友道了别,应该是回去拿一些重要的东西。再次来到楼道门口,女孩看了下信箱,拍了拍胸口呼了一口气,像是给自己打气。再次打开信箱,这次里面躺着两封信,女孩有些惊讶,拿起信封,一封清晰的印着是什么医师证书的回寄,而另外一封又是和昨天一样,双面空白,又是一封匿名信。

女孩犹豫着要不要打开,「又是昨天那样的恶作剧?」,女孩还是撕开了这封匿名信,这次还是一张照片。一只手正在一个昏暗的房间中,拿着一个锤子敲碎着一具尸体的骨架。这次女孩镇定了很多,「我可是学医的,这吓不到我,死变态」,女孩把照片塞了回去,将信封直接扔进了边上的垃圾桶中。

第三天早上,女孩整装待发,走出楼道,经过信箱时,突然有些犹豫。但还是慢慢的转身走向信箱,翻开信箱盖子,里面又躺着一份双面空白的匿名信。「我靠,有完没完」,女孩取出了这封新的信,快速的撕开了信封。这次信封中是两张照片。第一张,一只手将骨灰塞进一个像香烟头的小模具中,大拇指手指甲上还涂着鲜红的指甲油。女孩皱了下眉头,拿起另外一张。

另一张,则是一个被装满药囊瓶子的特写。

女孩突然懵了一下,好像意识到了什么。快速翻起自己包中的感冒药瓶子,和照片做了下比对。女孩干呕了声,将手中的照片和药瓶子扔在了地上,双手捂住了嘴巴,惊恐的退到了墙上。

Last modification:August 20th, 2019 at 06:15 pm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,请随意赞赏

Leave a Comment